政务信息共享要强化问责
2017-07-19

  分散建设和监管落后形成的信息孤岛,有着极强的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若无刚性的约束与促进机制,要想破题殊其不易

  由于政府部门之间信息不共享导致的群众多跑腿问题有望得到解决,北京市政府日前召开的常务会议研究了《北京市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开放管理办法(试行)》,提出本市即将建立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开放的市级平台,打破部门“壁垒”,让群众办事少跑腿,行政审批、信用、交通、医疗卫生、养老、教育、环保、气象等民生保障等领域的政务信息资源应优先开放。不宜提供给其他政务部门共享使用的政务信息资源必须有法律、行政法规或政策依据,同时将进一步加强对个人隐私数据的保护(7月13日《北京青年报》)。
早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方便基层群众办事创业的通知》就明确,“办事部门可通过与其他部门信息共享获取相关信息的,不得要求申请人提供证明材料。”地方层面,《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作为首部政府数据利用服务的地方性法规,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数据开放与共享的原则,把政务信息共享纳入了法治的轨道。北京市出台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开放管理办法,意味着政务信息公开已开始提速。
需不需要实行政务信息共享,并不存在理论上的争议。无论是基于优化政务服务效率的要求,还是出于方便群众办事的需要,政务信息亟待由封闭向开放,由独占向共享转变。尤其是在信息已成为重要的公共资源的大背景下,实现信息的共享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便在宏观政策层面,国务院印发《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管理暂行办法》亦明确了时间表和路线图,可当务之急在于,如何将“要不要公开”上升到“不公开怎么办”的落实层面。
分散建设和监管落后形成的信息孤岛,有着极强的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若无刚性的约束与促进机制,要想破题殊其不易。所有信息资源中政府数据占比80以上,若不能实现信息的公开,则便民惠民会成为一句空话。从政府自身的服务与管理而言,若无信息资源的共享,也会增加公共服务和管理成本,无法有效运用云计算、大数据、数据格式转换等技术,并实现政务的智慧升级。
解决了“要不要的”的前提之后,“如何做”则成为关键环节。要实现政务信息的公开,必须满足两个基本要件:
一是什么信息可以获取,又通过何种渠道获得,应当像制定“权力清单”或者“服务清单”一样,细化到每个项目。比如无犯罪记录如何查询,婚姻状况又如何查询,其不动产状况又如何查询既需要建立可供相关部门查询的信息共享平台,又要明确相关部门完善相关系统的责任。如公安、民政、住建、税务等部门既要让相关资料可供查询,又要让信息上网并在各个体系内共享。唯有解决了“可共享”的基础问题,信息共享才不会陷入“无处可查”的尴尬。
二是必须破解“不共享”又如何处理的困局。即如何增强服务机构“服务至上”的工作动力,让其责任能够不打折扣地落实。再好的规定若不能落到实处,就会成为摆设。其实,实现信息共享和可以共享并不困难,这些技术性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障碍,最大的问题在于工作作风问题。当务之急,就是要有效提升有禁不止、有令不行的规定的执行力。其解决之道,就是要做到权责统一,让“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受惩罚”的机制得到落实。在明确了可共享的“服务清单”之后,还要辅以刚性的问责和惩戒机制,让失职渎职者为此付出代价,通过责任倒逼工作人员提升服务意识,待其形成习惯之后,建立优化服务的良性机制便指日可待。

  来源:法制日报